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货
“我们的爱情故事,阴差阳错”
发布时间:2019-09-03
 

文字 | 本儿心

载公众号 | 本儿心    ID Benxinsing



于明华上大学的时候,还是上世纪80年代初。


有次有个陌生的女孩突然叫她,说:“你是不是叫于明华?”


她回答说:“是啊,你认识我?”


那女孩笑笑,说原来你就是于明华,你快跟我来。


于明华有点茫然的跟着她走,走到英语系那栋红楼门口,看到传达室有个小黑板,上面写着“于明华。”


那女孩说,我是英语系的,你是日语系的吧。


咱们系老是有你的信,最开始查无此人退了回去,但是写信的人太执着了,3天一封,源源不断的寄来。


你是不是甩了个你老家的邮递员,当真邮票不要钱啊?


女孩走到传达室,拿了厚厚一叠信出来,一股脑给了于明华,还狡黠的笑了笑。


其实当时鸿雁传书的人也不少,但是少见有那么执着的单相思对象。


于明华拿着那叠信,一半感动一半纳闷还有点难为情的一溜烟跑回了宿舍。


她记得那是个星期天,天灰蒙蒙的,似乎有点阴郁。


她读着一个陌生男人给自己写的信,心里却慢慢被五彩斑斓填满,开了一道彩虹。



信写得太动人了,虽然是单相思。


都是一个叫肖远的男生写来的,肖远自称是于明华的学弟,有一次去打篮球的时候,路过了高三女生宿舍,有个女生在出神的看着宿舍旁边树上的一只黄鹂鸟,那鸟儿一叫,女生就笑了起来,左颊上一个酒窝分外动人…


肖远说,后来他打听了很久,才知道学姐叫于明华,是那一届应届生中的尖子生。


他担心影响她学习,想等她高考完再给她写信,却没有想到,等到她高考完,他却找不到她了。


过了很久,他终于打听到她的消息,知道她在上海读外语系,才一直给她写信……


于明华看着那个男孩写的信,字迹稚嫩,但是语言有点诗人的美感。那是诗人还最流行的年代,有一点明媚,又有点淡淡的忧伤。


最开始男孩明显炽热的等待她的回信,但是后来大概有一些灰心丧气,但是又很执着,继续写着,似乎是写着一封封寄出的日记。


似是对一个远方的人倾诉,自己的开心与不幸,却不再企盼有所回应。



被一个陌生的男孩如此死心塌地的爱着自己,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总是一件非常有面儿的事情。


于明华酝酿了很久,给那个叫肖远的男生回了一封信。


虽然感觉自己的心门有点被敲开,但毕竟是一个比自己小的陌生的男孩。她礼貌又不失矜持,只给肖远写两句话:第一,外语系不仅仅只有英语系,我是日语系的学生。第二,我不止左边有个酒窝,我两边脸都有酒窝。


信寄出后没有多久,于明华就收到了回信。这一次,信封上写着端端正正的日语系,于明华收。


于明华收到信的那刻钟,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是她和肖远来往的第一封信,在这之前,她看了他好多封信,对他的生活几乎都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但是,她对于他而言,还只有女孩与黄鹂鸟的那个幻象。


说实话,她对自己曾经与黄鹂鸟和睦相处的那场景一点也不记得了。虽然她有这个自信。


于明华生得是很美的,即使在美女如云的外语系,也很出挑。


她是上世纪最流行的鹅蛋脸,刘海是自然卷,眼睛像宝石一样瑰丽,丰腴的脸蛋上,还有两个银勺一般的酒窝替她锦上添花。


她照了照镜子,又读了肖远的信。肖远一如既往的向她汇报了自己的生活,最后有点卑微又真诚的希望她给他多写一些内容,说她的大学生活。


他甚至大胆地写,你等等我,我也会到你的城市来。


于明华写信给他说,我给你回信只是礼貌,我可没有说要等你。


但是心里却似乎播下了一颗种子,那时候的爱情没有现在这么快,总是小心翼翼,等待春夏,然后静候花开。



一来二去的写了好几个月的信后,他们两人都习惯等待彼此的信了,有一次肖远突然在信里写,你可不可以晚上想我。


于明华的脸突然烧了起来,似是彩霞的云朵。


她去照了照镜子,又冰了冰自己的脸,还是忍不住的火烧云。


她突然意识到,她有一些陷进去了,陷入了那个年代比较常见的笔恋。


于明华矜持的给肖远回了一封信,说给我寄一张你的照片,不公平,你见过我,我却不认识你。


再收到回信时,确实有照片。


但是肖远太皮了,竟然寄来了一张篮球队的合影。


虽然之前在她心目中肖远是个文弱的诗人形象,但是一看照片,她就认了出来,只有一个人的眼神里有星辰和大海。


她给肖远回信说:原来你就是那个犀利的小前锋。因为你的眼睛里,有忧郁,我能认出来。



于明华第一次回老家的时候,答应让肖远来接自己。


她心里一半期待一半紧张。那时候他们在信里都敞开过心扉,但是却没有见过真人。


她老远的在家乡那个小小的火车站门口看到了肖远,肖远却有一些呆呆的,竟是慢吞吞地走到她面前,才问她:“于……明华?”


于明华心里有点羞羞的,恨不得掉头就走,他突然不由分说,一只手提着她箱子,另一只手,牵住了她的手。


两个人的手都湿湿的,半响说不出话来。


等到出了站台以后,肖远开始和她聊天。


聊天就像是读信,他声音很好听,中低音,似是缓缓读信,给她说他最近的生活,以及,想她。


她被他的声音触动了,因为里面更有真情。那一阵于明华在老家每天都找借口出来玩,和肖远在老家的火车站月台上一圈又一圈的走路。


那时候的感情很真挚,他们几乎读信的方式谈了一个假期的恋爱,才在就快要返校以前的落日下接了一个吻。


都只是轻轻的触到嘴唇,但是心里悸动不已,甚至认为那是私定终身。



后来肖远确实像他承诺的,考到了于明华的学校,每天都给于明华打开水。


于明华早肖远一年毕业,也等着他,两人在一起在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城的一所外国语学校工作。


但是两人即将结婚的时候,突然大吵了一架,吵架原因别人都不知道,问两人两人也不说。


于明华当时说不结婚了。肖远不肯,两人僵持了很久,但是最后还是结婚了,一直幸福。


学生们都记得,肖远打球,于明华总是来观看。他们的爱情令人羡慕。


后来于明华生了一个女儿,长得像肖远,也喜欢跟着肖远,肖远走在哪儿她就跟在哪儿,有时候肖远和学生一起打球,女儿就在旁边小声喊:“爸爸,加油…”声音软软的,糯糯的,人又肉嘟嘟的瓷娃娃一样,人见人爱。


于明华在附近打毛衣,同事说,都羡慕你呢,有这么好的老公和这么可爱的女儿。


于明华也不说话,有次出声,她说,可别说,我当时都不想结婚了,是因为一直认为肖远是对我一见钟情,结果呐……


本来就是这样啊!我们都知道,他对你一见钟情,锲而不舍的给你写信,然后考到你的学校,又跟着你到人生地不熟的的咱们这鸟不拉屎的小城来教书……


于明华当时已经年过了三十岁,脸上有了一些皱纹。烫着当时流行的卷发,她熟练的打着毛衣,飞速的说,呸!他就是个骗子。


他当时看上的根本不是我,是我同学李芳菲!李芳菲才一个酒窝,我两酒窝!他可能问的时候搞错名字了……


大家都哑然失笑,难怪于明华第一次回老家,肖远半响不敢过来认人。


后来结婚之前,小两口拿着毕业照说请哪些同学,肖远看到了李芳菲,也小声问,这个女孩……


一不小心露出马脚,李芳菲当时也嫁人了。


肖远自己说,但是认出于明华不是他心目中的“于明华”的时候,他其实和她的多封书信中,已经认定她是自己要娶的人了。



结婚前有乌龙有浪漫,结婚以后柴米油盐但是依旧爱意不减当年。


肖远和于明华的女儿暖暖一直以为父母出门都是要十指相扣的,母亲在家里炒菜,父亲都会经常不避嫌的去后面抱她,吻她的发梢。


肖远还喜欢给于明华写诗,依旧以书信的形式。


于明华经常在下课以后去传达室拿自己的信,读着读着笑意溢满了脸颊,虽然写信的人近在咫尺。


人人都知道肖老师与于老师感情好,也有学生开他们的玩笑,但是却都非常敬佩。


心里有爱的人总是非常善良,于明华经常给学生煮鸡蛋,把家里整得像是学校食堂,除了不收费。


但是神仙眷侣般的两人,突然在女儿上大学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矛盾。


暖暖当时读的他们的母校,于明华一个电话打到她宿舍,要她赶紧回家一趟。


暖暖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回去以后看到于明华憔悴不已,泣不成声,一直的宠妻狂魔父亲却在旁边一根一根的抽烟。


于明华说,你爸爸不知道抽什么风,一定要分床睡。


暖暖一惊,对肖远说,爸,你不是有小三了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