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在巴黎,偶遇不“接地气”的空中共享菜园
发布时间:2019-04-05
 

这座小公园我曾路过多次,但却从没有注意过。因为在我潜意识里,公园都是要“接地气”的,而这居然是一座小小的“空中花园”。

2018年春天,妻子被派到法国工作,因为女儿尚未断奶,只得举家前往。我一直关注城市发展和环境问题,来到巴黎后,这里的垃圾分类和废旧物品循环利用都让我印象深刻,不过最有趣的,还是建在“空中”的“共享菜园”。

一个周日,我们全家到住处附近一座小公园散步。

这座小公园是被我岳母发现的,它没有名字,小到连谷歌地图上都没有标注,我曾路过多次,但却从没有注意过。

我没发现它,是因为在我潜意识里,公园都是要“接地气”的,而这居然是一座小小的“空中花园”。

小公园的下方是一层高的停车场,它属于2016年建成的城市之光(Citylights)生活办公综合体,大家熟知的通用电气和法国互联网广告公司索洛克集团(Solocal Group)就在这里办公。此外,这里还有5家餐厅、两家商店以及健身中心和托儿所,小公园就在托儿所的旁边,大概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

公园的中心是一个瓢虫主题的儿童游乐区,周围是长椅、松树和桦树。公园的南侧有一片葡萄园,而在葡萄藤下,居然是一片菜园——空中花园里的空中菜园!

熟识各种农作物的岳母一下子兴奋了,和我们讨论起来里面的植物,我们能一眼认出的包括西红柿、土豆、大葱、黄瓜、茄子、南瓜、草莓、覆盆子和向日葵,其他很多不认识。

在巴黎,偶遇不“接地气”的空中共享菜园

空中的共享菜园全景(车亮/图)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还有一个用饮料瓶制作的简易驱鸟器。只见地上插着一根木棍,上面套着去掉底部的塑料饮料瓶,再把几个塑料瓶底按照同一方向固定在瓶身,等风起的时候,便可以呼呼地转起来了。

在巴黎,偶遇不“接地气”的空中共享菜园

植物中间绿色的瓶子,就是共享菜园中的简易驱鸟器。(车亮/图)

当我们正在研究驱鸟器的构造时,菜园的主人终于出现了,一位六十多岁的法国大叔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园子里。

这个园子让我想到了小时候妈妈经营的自留地,但实际上却更像电影《与玛格丽特的午后》里热尔曼的菜园,这里种植的西红柿的种类几乎和超市里卖的一样多,也正像电影里的热尔曼所说的,字典里只有“西红柿”一个词,怎么能代表我们种植的十几种西红柿呢。

在巴黎,偶遇不“接地气”的空中共享菜园

电影《与玛格丽特的午后》截图

大叔边浇水边向我们介绍,顺手摘些成熟了的小西红柿和覆盆子给我们。当然了,我们现在法语水平不高,他说的什么只能意会。虽然如此,我们还是知道了这里有四十多种植物,有一种西红柿来自中国,那些我们不认识的植物其实都是香料。

这里每类植物种植的数量不多,基本都是一丛或一畦,有些植物上还有卡片,标明植物的名称,在园子一侧,有一个简易的木屋,木屋外墙上还挂着简易的昆虫小屋。

我们在这里闲聊闲逛了一个小时,最后带着法国大叔送的葡萄、薰衣草和不知名的香料满载而归。

在我的印象中,在巴黎这种楼顶上的绿地并不少见。回家打开电脑查了下,才知道这是法国人说的“共享园地”(les jardins partagés),除了种植蔬菜水果外,还会种植一些花卉和观赏植物,而根据中新网的数据,这样的园地仅在巴黎地区就有二百余个。

从历史上看,法国的“共享园地”也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逐渐发展而来的,其自19世纪末至今经历了“工人园地”“家庭园地”“社区园地”等多个阶段。

工人园地:

于1896年开始推行,由资本家、教会及政府将土地分配给工人,使其实现某种程度上的自给自足,这一政策在一战前较为成功。

家庭园地:

1950年,工人园地改为家庭园地,以使更多的人受益。1953年,这些家庭园地被法律承认且保护。

社区园地:

这一概念最早是1970年代在纽约被提出,厌倦了城市荒地的公民想要投资这些土地,代表人物是利兹·克丽丝蒂(Liz Christy),她开启了社区园地运动。1990年代,社区园地的影响波及法国,公民开始利用废弃的土地和空间,将其转变为花园或菜园,使其在社会、教育、生态等多方面发挥价值。

共享园地:

2003年,法国在“农法典”中将“共享园地”定义为“为了通过社会、文化或教育活动建立邻近的社会联系,向公众开放的,由公众共同创建或维护的园地”。它也在不同的社会领域体现自己的价值,增加了法国城市的绿色空间和生物多样化,增近社区邻里间的和睦,生产新鲜的有机蔬果,为孩子提供环境教育的素材。

这些园地由当地的园艺协会等组织负责管理、维护,如果个人想在园地中种植,则需要联系管理该园地的协会。如果想要建立一块共享园地,则需要一定数量的参与者组织起来按照程序申请,园地需要按照“绿手(Main verte)”项目章程中的要求进行管理、运作,比如:对公众开放,定期举行公共活动,确保园地的良好状态,不使用农药和化肥,购买保险及提交年度报告等。

此外,在巴黎还有15个左右“小绿手”园地,专门用于对儿童进行园艺类的环境教育。孩子们能体验到园艺、播种、种植、收获和学习的乐趣,耐心观察自然的节奏,城市里的孩子还在可以与生物世界交流,触摸地球,发现生命周期,并学会对花园中植物的尊重。

在巴黎,偶遇不“接地气”的空中共享菜园

高楼大厦间的共享园地给孩子提供了与自然交流的空间(李金凤/图)

可见,城市的生物多样性,不一定要靠划线圈出来的保护区,不大的“共享菜园”,在钢筋混凝土的建筑中增加了绿色,也为社区邻里提供了更多交流互动的空间。

(千篇一绿“绿手指”计划:如果你对身边的绿色小故事有感悟,欢迎写下来给我们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