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
两位文化名人的相遇相知 ——阅读李多甫长篇纪实小说《梨花飘香》感悟
发布时间:2019-10-05
 


《梨花飘香》封面


《梨花飘香》插图


两位文化名人的相遇相知

——阅读李多甫长篇纪实小说《梨花飘香》感悟


| 花开花落花满天

 

他们出生在时代背景几乎相同的年代,在不同的地域生活,走着不同的艺术道路,并成为各自领域的领军人物。他们年过花甲,在退休之后的闲居日子里,在禅宗文化的召唤下,他们远离千里之外的家乡,在禅宗六祖惠能曾经生活的岭南大地相遇了。

 

他生于1948年,辽宁人,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是作曲家,剧作家,书法家,诗人于一身的多才作家,是多所院校客座教授及多家传媒公司艺术顾问,他就是纪实小说《梨花飘香》的作者李多甫先生;而她生于1947年,山东人,毕业于山东艺术学校,副研究员,是曲艺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山东大鼓代表性传承人,是《梨花飘香》的主人公左玉华女士。笔者不暗艺术,此文只是浅谈《梨花飘香》纪实小说的主题思想。

 

左玉华与李多甫相近的年龄,他们在解放之后步入少年,进入学校读书,在人生的盛年经历“文革”等等,他们经历着同类文艺创作之路。虽然是左玉华口述,李多甫撰写,然而,艺术感悟更多的,是可会意不可言传,李多甫先生查阅报刊文章、史料、档案文献,在大量搜集事实材料基础上加以概括、提炼、艺术虚构写成纪实体小说。纪实小说《梨花飘香》让两位艺术家的思想珠联璧合,这是一位艺术家对另一位艺术家的独特视角,独特感受。

 

长篇纪实小说《梨花飘香》描述了三代女性传承梨花大鼓的人生故事。全书以左玉华的出生、成长、学习、生活、工作为主线,通过左玉华的艺术成长之路,带出梨花大鼓的鼻祖白妞(白妞实名王小玉)的故事。

 

白妞已经在《老残游记》等史料中名垂青史了。李多甫先生和左玉华女士都没见过白妞。《梨花飘香》里的白妞的故事,分别在不同的章节里,通过大段引文《老残游记》、《历下志游》、《蘖坞诗存初稿》、《旧学痷笔记》,间接叙述白妞的故事。

 

白妞的高徒谢大玉就是左玉华的师傅,谢大玉是梨花大鼓的第二代传人。谢大玉是《梨花飘香》的第二个主人公,谢大玉于解放前出生,是没有念过书的小脚女人,13岁开始舞台生涯,因为战乱,在40多岁人生最成熟的年纪,就拒绝登台演出。在古稀之年,因为“文革”蹲了10年“牛棚”,1978年驾鹤西去,去世后第二年才被平反昭雪。李多甫先生没有见过谢大玉,谢大玉的故事,伴随着左玉华的艺术故事,交叉叙述。

 

1960年,谢大玉68岁,左玉华12岁。这一年,读小学五年级的左玉华进入山东省曲艺团,她们相遇并且成了师徒。论年纪,左玉华比谢大玉的孙子还小,但是,她们在生活,学习过程中,师傅把爱弟当成“亲闺女”,徒弟抱着幼子去师傅家“走亲戚”。左玉华用女人的情愫,深深爱着师傅,爱着师傅传承的“梨花魂”,成了梨花大鼓的第三代传人,并把梨花大鼓发扬光大。

 

《梨花飘香》虽然是长篇小说,但是文字干净,没有暴力描写,没有性描写,适合各种年纪的人阅读,家长可以放心把书带回家给未成年孩子阅读。一个艺术家写另一个艺术家的艺术追求,艺术生涯。艺术需要激情,李多甫写左玉华激情喷射的年纪,有非常多的细节描写,写她恋爱,写她婚姻,写她生子,但是有关“性”描写的,只有一句舞台白描“台上左玉华二目闪动,胸脯高挺,那脸蛋、那身段,那嗓音,真是美极了。”

 

文学作品《梨花飘香》在彰显“人性美”的同时,具有较强的政治倾向和道德意识。两位艺术家都是出生在旧社会,成长在新社会,他们都经历过“文革”的冲击,“文革”经历是他们艺术生涯绕不过的话题。然而,作者李多甫先生是毛泽东诗词爱好者,创作了200米毛泽东诗词狂草书法长卷作品,并在20181226日,毛泽东诞辰125周年之日,举办了“毛泽东诗词狂草书法展览”。正是他对毛泽东有着特殊的敬仰情怀,他没有正面描写“文革”如何整死人,也没有回避“文革”,他多处使用心里描写,表述人们对“文革”的疑问;他轻描淡写“大串联”、“大批斗”,只在一个片段里,间接叙述了人们在凄冷的夜晚听到一个女人的凄厉哭声,文章写道:“女人的独生子——一个中学生被打死了,孩子的父亲蹲牛棚不允许回家,孩子的母亲独自在野外烧纸祭拜。”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是人性的本质之一。《梨花飘香》字里行间透出的是“人性美”,谢大玉济贫救孤的故事,左玉华尊老爱幼的片段,作者李多甫正面论述“师承”意义,等等。

 

纪实小说又称纪实体小说,是现代小说的一种。纪实小说是现实主义小说发展的一个分支,纪实小说在报告文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受到新闻、报告文学发展的影响。李多甫先生写左玉华女士中晚年远赴港澳演出、出国演出弘扬梨花大鼓的故事,就大量引用了报纸电台报道左玉华的大段文章,引用左玉华大段的“论文”。

 

本书的唯一遗憾,就是没有图片。冠名“纪实小说”,只有开篇的《序》里,有一张李多甫先生采访左玉华女士的黑白插图,李多甫现后侧面,左玉华现正面。图片尺寸4.3x6.7cm。如果不看封面,阅读完整部小说,笔者不知道有几人想象得出“梨花大鼓”的样子?尽管书里有多处描述“梨花大鼓”,笔者也想象不出梨花大鼓的样子。只是,笔者在凝视小说的封面是时候,猜测,封面右下角,就是“梨花大鼓”了。

 

当下是“读图时代”,图片具有“实证性”,图片结合纪实文字,能让读者直入主题,弥补或者节省抽象文字的描述。为什么书里没有配图?李多甫先生说,他知道没有配图是本书的缺憾,个中缘由,只好留给读者品味啦。

 

“梨花大鼓”初称“犁铧大鼓”,“犁铧调”,起源农民敲击犁铧唱农歌,由于“犁铧”和“梨花”同音,历代文人赞扬梨花的诗词歌赋数不胜数,在清代乾隆嘉庆年间,“犁铧大鼓”被文人墨客改名“梨花大鼓”,亦取“梨花”之纯洁无暇之意以自励。艺术家对艺术的理解,境界更深邃,艺术家写艺术家,比“不了解艺术的作家”写艺术家更到位。写左玉华的作家很多,但是,写出“梨花大鼓境界”精品的作家凤毛麟角。李多甫先生不仅写书艺术境界到位,更值得可圈可点的是,李多甫先生写作整部230千字长篇纪实,没有向左玉华女士提出要任何报酬。201612月,《梨花飘香》出版之后,得到文化部,国家图书出版总局,山东省非遗办等相关部门的关注和重视,为当代文坛增添了厚重的一抹笔墨。

 

据悉,左玉华与丈夫现客居广东深圳。李多甫先生则客居广东肇庆。浅浅相知,淡淡相遇。岁月无恙,时光美好。祝福书里书外的艺术家健康长寿。


李多甫先生近照


左玉华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