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奇幻
同橙读书|鲁迅也是个“甜品控”?
发布时间:2019-08-12
 


鲁迅也是个“甜品控”?

     说到鲁迅先生的“吃”,有的人想到的大概是他的“吃人”理论,小孩子提起的怕是鲁迅先生夜吃辣椒醒脑读书这等的励志故事。

      但你知道鲁迅先生在生活中是个“吃货”吗?鲁迅先生偏爱零食,尤其甜食

     除了那投枪匕首的文字,鲁迅偶也闲谈食色,他说过:“婴孩出生不多久,无论男女,就尖起嘴唇,将头转来转去。莫非它想和异性接吻么?不,谁都知道:是要吃东西!”这可见,人之食欲先于性欲,不吃怎行,饿了肚子哪来思考救国救民之药方的体力?

      在日本留学的时候,鲁迅先生思念起羊羹来,就托人带去,“午后羽太家寄来羊羹一匣,与同人分食大半。”没吃过羊羹的我本以为和羊有关就是肉味儿,不想第一次品尝却是细腻的豆沙口感,嚼着若口含只甜不酸的山楂糕。

羊羹

      说到上海,零食和甜品更是离不了,上海居民大概都爱吃些精致浪漫的小食,“桂花白糖伦教糕,猪油白糖莲心粥,虾肉馄饨面,芝麻香蕉,南洋芒果,西路蜜桔,瓜子大王,还有蜜饯,橄榄,等等,只要胃口好,可以从早晨直吃到半夜,但胃口不好也不妨,因为这又不比肥鱼大肉,分量原是很少的。”您瞧这列举的,大都是甜的小食,当中的“伦教糕”在《弄堂生意古今谈》里他也提到过,真是溢于言表地喜爱甜食。在《临时杂文》鲁迅又一次谈到上海市面出售的“桂花白糖伦教糕”。文章里面说伦教糕已经改变了原来的纯粹白糕,成为红白两种,白色是桂花糕,红色是玫瑰糕。可见鲁迅对这种食品十分熟悉,了解点心的来龙去脉及演变历史。南方的甜所发挥的效用和北方是不一样的,生煎脆烫的金色皮咔哧咬开,鲜香浓郁的汁水淌进嘴里,淡甜而去腻,妙极!

白糖伦敦糕

     要说北京也是鲁迅先生生命里一个重镇。在他北京的住所里,有个大书架,下一格子放着一个福建漆的八角朝珠盒还有一个点心罐,里面装着些甜点和糖果。本来待客是用点心的,但是“密斯得有时委实利害,往往吃得很彻底,一个不留……如果想吃,又须出去买来。”所以那格子里另外还有个洋铁桶,里面放着落花生,客人来了就招待之,往往一盒存货搁不到一周就光了。鲁迅先生自己也说有时一面思考一面吃着,没缓过神来就吃光了,让我想象这神态,想象他对于点心几近吝啬的喜爱,作为文坛巨匠的鲁迅也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许羡苏回忆,二十年代的时候鲁迅先生在北京教育部供职,每次发薪他都会顺路到一家法国面包房买两块奶油蛋糕,每一元钱买二十个,用来孝敬母亲,自己只留一点,他自己吃的就是蜜糖沙琪玛。在那样年代里喜欢沙琪玛这种柔中带脆,油里是甜的吃食,鲁迅先生也是个有情调的人罢。而且鲁迅日记里,从1913年到1915年,他去稻香村的次数不下14次,稻香村是老北京闻名遐迩的点心店,可见在那个年代,鲁迅先生生活水平还是不错的,二来他对点心还真是很舍得口袋的。

稻香村

      据说那时候在北京,朱安夫人常常用白薯切片,和以鸡蛋、白粉然后油炸,香甜可口,很讨鲁迅的喜欢。因为这种做法非常家庭化,餐厅反倒没有。后来这个点心被戏称为“鲁迅饼”。这种做法的饼在中国西南的土家族和苗族食品中都可以见到的。那一带的小商贩会摆个摊子,油锅里面炸油粑粑,用大米和黄豆磨成的炸出来比鸡蛋和白面粉做的还香。小说《孤独者》中鲁迅也写过:“我提着两包闻喜产的煮饼去看友人。闻喜煮饼迄今还是山西的名小吃,出于山西闻喜县。虽然叫煮饼,其实制作方法并不是煮,而是炸,形状也不是饼,实际上是球。它是用面团做成的面皮,包芝麻加白糖等甜馅成球形,然后入油锅炸熟。我们老家做这种饼一般是用糯米。吃的时候掰成两半,可拉出一缕金丝,吃到嘴里酥沙松软、甜而不腻。”对于口感细致入微的叙述一定经过了自我的回味,洋溢出作品之外对于甜食的喜欢。

闻喜煮饼

     鲁迅先生七八岁的时候就有龋齿了,却还是爱吃甜品,除了天生爱吃之外,我觉得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在鲁迅先生和胡适反目前,二人关系融洽,一日在北京绍兴会馆吃饭,上来一盘辣味的梅干菜扣肉,这个菜胡适非常喜欢吃,但他好奇菜里有辣,便问鲁迅:“据我所知江浙一带人爱甜不爱辣,先生好像是个例外?”鲁迅答:“绍兴人确无吃辣椒之好,独鲁迅有辣椒之嗜,我是以此物解困。夜深人静、天寒人困之时就摘下一支辣椒来,分成几段放进嘴里咀嚼,只咀嚼得额头冒汗,周身发软,睡意顿消,于是捧书再读。适之先生可以一试。”这便是吃辣椒夜读的故事之源,辣妹子吃辣是辣不怕,但是为了醒脑勤奋而大口吃辣,怕是常吃辣椒的嗜好伤了胃,就落下胃病。而吃些甜食是可以缓解疼痛的,甜食可以消化压力,想必鲁迅先生日常事务劳心因而用甜食宽慰自己的胃。这也可能是他嗜甜的原因之一吧。

     

     现如今,关于美食有层出不穷的花样,人们开始释放自己的食欲,讲美食文化,为美食追根溯源。美食节目和书籍的盲目导向,对精品的定义愈发锱铢必较,有时反倒让“吃”的可爱性褪色。


     

     鲁迅先生没有写过很多关于美食的文字,但是生活中却很讲究“吃”,光是在北京居住的14年里他去过的饭馆就有六十五家,古人笔录美食中少写饭馆的名称,而鲁迅日记中对于一些餐馆名录的祥记如今也是非常珍贵的材料,在烹饪方面他还主张“一菜多做”法。

      诚然,一个为甜而陶醉的人,他一定具备细腻浪漫的心思,在那样一个年代里一个真正懂自己的胃口,真正讲究吃又能表达出心意的人,更是不可多得。


文中引用摘录自鲁迅《准风月谈·谈蝙蝠》,《南腔北调集·听说梦》,《鲁迅日记》,《华盖集续编·马上支日记》。

参看文献:《中国食品》2000年第4期李庚《鲁迅食事》




-END-

图片源于网络

编辑|安珂

同橙读书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同橙读书,同城分享

长按二维码识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