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太极拳
【剪纸人物】一个画家的剪纸故事——赵澄襄:漫步在自由的精神世界里
发布时间:2019-08-08
 

赵澄襄

                                                                              

赵澄襄 / Zhao Cheng-Xiang

        是一位画家,同时从事现代剪纸创作和散文随笔写作。作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理事、中华文化促进会剪纸艺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广东作家协会会员、原汕头市美协副主席,她几十年来乐此不疲地进行上述三种创作,她的作品具有鲜明的个人面貌,入选国家重要展览并获奖及被收藏。在剪纸方面,现代剪纸作品四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剪纸插图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多次获剪纸界各种奖项。出版多部画集、散文集和剪纸集。今天张树贤主任对话赵澄襄女士,分享她一个画家的剪纸故事。

                                                                              

        张树贤(以下简称张):今天来聊聊您的剪纸故事。读了您两年前出版的《雅舍和风/赵澄襄作品集》,这本厚厚的图文并茂的书可以说是您几个方面创作的汇编,展现了您的艺术轨迹和艺术状态,其中有一辑“剪纸四季”,分为剪纸作品和剪纸延伸两部分,这一百多幅大大小小的剪纸,虽不是您剪纸的全部作品,但显然是有代表性的,各个时期的风貌尽显其中,无论单色或者套色,都是鲜明的赵氏风格,我们知道您出生并生活在南方海滨城市,周围没有民间剪纸的氛围,而你却从小喜爱并自学剪纸,几十年在业余时间里坚持创作,走的是与众不同的道路,这使我们充满好奇,希望分享到您的故事。

《安谧》·赵澄襄·1995 年入选“世界妇女大会,中国女

作品展览”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月光溶溶》·赵澄襄·1995 年入选“世界妇女大会,中国女

作品展览”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甜梦》·赵澄襄·1995 年入选“世界妇女大会,中国女

作品展览”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花地》·赵澄襄·1995 年入选“世界妇女大会,中国女

作品展览”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赵澄襄(以下简称赵):谢谢!说起来童年里迷恋剪纸是从《小朋友》杂志开始的,后来林曦明老师著的《怎样剪纸》成了我自学剪纸的老师。大约七岁时我就被杂志里一幅可爱的剪纸迷住了,是一个小女孩在喂蚕宝宝,于是用外婆做针线的小剪刀把那幅剪纸挖得面目全非,因此懂得了“镂空”这一概念。后来参加小学里的课余兴趣小组,在复制剪纸中练习了各种民间刀法,领悟到镂空之美,开始有了创作的欲望。在下乡山村的知青岁月里,剪纸填补了体力劳动之余精神的空虚,使苍白的日子有了色彩。此后直至上世纪80、90 年代,我不满足于传统剪纸的单一色彩和线线必连的状态,以及模式化的造型,程式化的剪刻,我重新寻觅属于自己的剪纸语言。

        回头看这几十年的作品,时代气息和个人情感交织其中,非常有意思的是,童年里初现朦胧的创造性思维,一直指引着以后的发展轨迹,这是个有趣的现象,有点“三岁看老”的意味。那时剪的内容不是民间剪纸的花鸟虫鱼吉祥图案,而是看到什么,喜欢什么就搬进剪纸,所以具有了个人与时代的特征。到今天,我依然对童年里看过的老一辈剪纸家的创新剪纸感到亲切。今年十月在北京,和熟悉很多老剪纸作者的人民日报资深编辑许涿老师交谈时,都很怀念申沛农、滕凤谦等前辈,九十年代以前大多是小幅剪纸,但洋溢着真诚和朴素的情怀令人感到温暖,我的剪纸道路深受他们的影响。

        张:您一路走来的创作路向和轨迹,独特而有趣,童年时看儿童刊物发现剪纸的镂空之美,继而一发不可收拾,用手中的剪刀去剪视野里的东西,表达身边的生活,在上山下乡的岁月里,用剪纸去丰富充实平淡的日子。您很看重一个人的创造性和真诚的情怀,很早就理解到创作的过程和结果同样重要,这一点非常难得,请您谈谈七十、八十年代最热衷剪纸时的感悟和心得。

林曦明为赵澄襄题字

        赵:在整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前五六年,十几年时间里,我的确业余时间在现代剪纸的探索上投入不少精力,前部分时间的剪纸大部分是单色的,内容很多是儿童题材、小动物、寓言或成语故事等,与当时的生活息息相关。那个年代的报纸杂志,非常欢迎剪纸稿件,简洁明快,易于制版印刷,因此在本省和全国多家报刊杂志发表数量可观的剪纸,还应邀以剪纸形式为报刊设计刊头,还剪了不少成语故事和小连环画,刊于《周末画报》等报刊上。那时生活简单,作品见报蛮开心的,贴了厚厚的剪报集。到了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对单一的材质感到不太满足,为找不到好的纸张而苦恼,那时广州著名画家林墉老师曾写条子让我到佛山拜访林载华先生,我用从佛山工艺社带回的薄薄的色纸,剪了一批作品。后来为了呈现更好的效果,便想到用宣纸和广告色自己染纸,自己染纸多用复色,特点是哑光、柔和、渐变、低调。那段时间,下班忙完家务,都沉浸在剪纸的愉悦里,我很怀念剪纸时纸屑飘落在衣服上,被弹落地面上的美妙瞬间,后来还有小文追忆那段日子。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剪纸经历,我感受到创作过程的美好和收获的喜悦,有如上山下乡时的耕种和收成,一样的美好,我珍惜和享受过程,心无旁骛地在小小剪纸里浇灌情感,作品自然单纯和清澈,这也是受到众多读者喜爱的原因。

《潮汕乡情》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中国剪纸世纪回顾展”获一等奖

        张:在您创作大量表达现代生活的剪纸的同时,一些作品也从民间文化中汲取创作元素,比如2000年在中国美术馆开幕的“中国剪纸世纪回顾展”中,您获得一等奖的作品叫做《潮汕乡情》,画面上是你们潮汕特有的食品和器物,您用现代构成手段组织画面,并且把老宋体字融入,分色组合,使这件剪纸饱满丰富,民俗色彩和现代意味有机融合,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您的国画也有不少涉及乡土题材,也大胆使用民间大红大绿的色彩,请您谈谈这方面的创作经验。

        赵:作为平面的视觉艺术,现代剪纸创作必须具有创意和当代美感,才能打动人,我的剪纸都是表达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包括我眼里的潮汕乡情题材,我的作品虽不像原生态的民间剪纸有着相对固定的程式和乡土符号,但是每次创作新的作品,都想别出心裁,像您提到的《潮汕乡情》,我把眼中熟悉的物象如竹编彩绘花篮、红粬桃粿等提炼成图案,用现代构成的手法经营画面,传统刀法表现细节,制作了两个版本,主色调分别为朱红和粉绿、杏黄和钴蓝,饱满的老宋体也起到视觉冲击力的作用,这件作品引发了思乡意绪,和前几年的一幅获奖作品《过年》有异曲同工之妙,后者剪了大红门、门神、屋内场景和道具,营造过年的热烈气氛,同样唤起乡愁。我虽然用了潮汕的元素,但是这种乡情是广义的,才会有广泛的共鸣。我一直想把古老的题材画出现代的感觉,剪纸也然。我的国画里也有表现乡土题材,我一般用重彩来表达,色彩厚重浓郁,与我这一类的剪纸,有点像姊妹篇。

        张:上面提到的《潮汕乡情》这幅剪纸的材料,您是采用水粉颜料和宣纸自己染成的,您很多同时期的作品都用自己染的色纸,有的还染出渐变效果,以适应画面所需,您的彩色剪纸,很多表现儿童题材和现代都市生活,这些剪纸除了发表在专业杂志如《美术》《艺术家》等之外,还被很多儿童刊物选用,您充满童心的作品不仅被很多儿童美术教育者喜欢,被引入教学,同时被收入教材和专业院校的欣赏课程,在美术教育方面起了不小的作用,很想了解您的创作思路和具体表现手法。

《山里的女孩》/ 赵澄襄 / 广东

        赵:1993年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我的现代剪纸集,此后全国几十家杂志《美术》《美术之友》《女友》《七彩画报》等各地刊物专题介绍过我的彩色剪纸,其中好多儿童刊物,很多学校和教师辅导儿童学剪纸都选用这些剪纸作为教材,很受欢迎,佛山的小学的剪纸教学就是一个例子,当然还有各地的儿童美术班。而我的一些剪纸,长期被广东省教育厅选编入小学美术教材里,直到今天,还常接到素不相识的教师来电来函,要求选我的彩色剪纸编教材,所以说,这些造型生动有趣,色彩斑斓的剪纸,在儿童美术教育上起过点滴的作用。

猫的系列之一》/ 赵澄襄 / 广东

        仉凤皋老师和很多美术界的老师和朋友,很赞赏这些原创剪纸的创新意识,有人特别提到作品中装饰性的树木、飞鸟、猫咪等造型,和传统剪纸的锯齿纹的运用。说起来我的套色剪纸风格的形成是有多方面的因素,1986 年我第一次在天津美院仉凤皋老师家看到日本现代剪纸,一下子被那种清新格调和黑白节奏感所吸引,后来又看到马蒂斯剪纸热情奔放无拘无束的风格,使我眼界大开。同时我也很欣赏林曦明老师的简洁洗练、大刀阔斧的风格,喜欢像高凤莲这样的民间剪纸家大气磅礴、纯朴天成的剪纸,在长期多方位吸收积累中逐渐形成自己作品的面貌。

《童年故事四幅》/ 赵澄襄 / 广东

        林墉老师在我的剪纸集序言里提到“把剪纸拉近了生活”,我觉得作为现代人,我们的创作应该表现自己熟悉的生活,传达出现代人的情感。2008年我在上海举办画展,84岁高龄的国画家、剪纸家林曦明老师亲临画展指导,后来他特地为我题词,“现代意识,民族精神”,是恰如其分的概括。

        张:从九十年代后期,您的创作重心转向中国画的创作上面,尤其近十年,我们看到您大量充满个性的国画作品,您的国画里有剪纸的影子,加上不少取材于民间题材,使人感到一脉相承的重要作用,您在不同形式的创作里打下自己的标记,形成鲜明的风格,同时无论剪纸还是绘画,保持着较高的审美品位,在这些作品中,读出诗意的美感,这都是一个人综合素质的体现。您退休前一直是报社编辑,先后主持美编部、副刊部的工作,与很多艺术家有交流,您的工作经历对您的创作带来什么影响?

《摇啊摇孩》/ 赵澄襄 / 广东

        赵:可以这样说,我在报社的工作经历,在一定程度上,对我的业余创作有启发,我在工作中接触了不少作家、画家,尤其是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在采访、编辑稿件、策划版面的工作中,学习他人的经验,得益匪浅,而版面设计的实践,无疑对我搞剪纸或画画有所借鉴,尤其在构图上。

        从事艺术创作,需要阅读和思考,上班那些年,我都是在业余时间里读书和创作的,午后时光是我一天最珍视的时间段,写写画画剪纸,精神非常充实。我七十年代热衷剪纸时,也同时在习画,几乎同步进行,人们以为我是先剪纸后画画,其实不然,我想,可能是我先在剪纸中找到自己的语言,而国画形成风格在后的缘故,所以人们喜欢说我的国画从剪纸脱胎而来,这没有什么不对,不同艺术形式相互渗透,相得益彰。著名作家赵丽宏先生谈我的国画和剪纸的关系,“这种类似又不是简单的重复,将剪纸转化为国画,需要技巧,也需要想象力,更需要创造力。”可见,艺术形式是一脉相承并且可以互相借鉴和发展的。

晨曲》/ 赵澄襄 / 广东

        在报社主持每周一期美术版期间,也编辑了不少剪纸专题专版,在“佳作欣赏”、“民间艺术”、“作品选登”栏目发表了各地剪纸作者的作品,有一些今天成为名家的作者,当年就是我撰写推介文章为读者所认识的,在当年这个平台上,为剪纸艺术的普及奉献了绵薄之力。

        张:曾在您的谈艺文章中感受到您进行现代剪纸的探索所获得的乐趣和喜悦,您是一个崇尚精神自由的人,您对待剪纸创作还有不同于他人的地方,您不是民间剪纸艺人,不需要靠生产剪纸来生存或用于民俗活动,也不需要靠它评职称,您做剪纸没有功利目的,完全是个人随心所欲的创作,纯粹的兴之所至,这个在今天显得非常不容易,我们很感兴趣是目前您的工作状态,请与大家分享。

《风和日丽》/ 赵澄襄 / 广东

        赵:很愿意和大家分享心得。今天的民间剪纸非常繁荣,这与申遗有关,作为镂空艺术,如今的剪纸、木雕艺人都异常忙碌,除了生产还要腾出精力去评职称和各种称号,这些从前很陌生的事情他们都要去办,很多艺人都有各种头衔,而这些头衔又关乎他的“前程”,于是充满竞争。而我是画家不是“传承人”,这些与我没有关系,我只把“镂空”看做一种艺术手段,运用它进行个人作品的创作,我的剪纸只是我创作里的一个部分,是自己的剪纸,没有功利目的和任务压力。

        其实剪纸这种简单易学的形式,任何人都可以驾驭它去表达想表达的东西,无需套上什么概念和标签。大家都知道剪纸和刻纸统称剪纸,而我从小是用剪刀剪的,不曾刻纸,其实剪有“剪味”刻有“刻痕”,看不出来的肯定是外行。因工具和制作方式所限,剪纸剪小幅的比较好操作,巨幅的用刻比较方便。我现在看到用剪刀剪大幅剪纸的也不少,操作很麻烦,我很佩服。大概1977年汕头地区举办工艺美术展览要制作十几张海报,那时没有喷绘工艺,地区工艺研究所黄老师想到用剪纸原作做海报,任务落在我头上,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设计并用全开蜡光纸复制十来张原作,贴在海报的右上方,效果新颖获好评,可是我仅凭一把剪刀,剪得手上起泡。此后我自己的剪纸,几乎没有大幅了。我崇尚自由和独立,能无所束缚随心所欲地或画画或剪纸是一种福分,我相当珍惜当下这种状态。当前我的国画创作占主要时间,近年剪纸不为参展考虑,虽然如此,仍然可以为我的兴趣服务,比如我将小幅剪纸贴在画国画的卡纸上,写上书法长跋,成了另一种形式,文人很欣赏;比如我的新居将会留下一面白墙做一幅剪纸壁画,也可能是青花国画,我此刻脑海里是一个个画面,反正到时做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红云》/ 赵澄襄 / 广东

        在物欲横流,精神废弃的今天,能保持一点精神上的自我,显得非常稀有,我心向往之。

        张:由于您的国画和现代剪纸形成自己独特的语言,现代意识、装饰韵味和民间色彩相结合,令人耳目一新的同时,自然引发很多的模仿甚至有意抄袭和剽窃,我们在很多出版物里或者博览会以及旅游点上,还有酒店、公共场所及商品包装等,都会看到似曾相识的画作和剪纸,有的是取其局部组装,有的甚至全盘照抄,这是个令很多艺术家头疼的问题,您属于“重灾区”,对此您是持什么态度的?

《飞越林间》/ 赵澄襄 / 广东

        赵:您说对了,十月份我在潘家园还看到一家在销售仿造我的彩墨画,每一幅构图基本照搬,删去复杂的细节,色彩很难看,但是远远一眼就看出抄袭本人的,而且是从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画册里抄来的,真是哭笑不得。我常常收到认识的或没见过面的朋友网友发来图片,拍摄于各处现场,盗版手段五花八门,只能一声叹息。面对这些,老实说是无能为力的,在目前的社会环境条件下,在人们普遍没有版权意识的情况下,在没有权威的监管机制下,靠自己一己之力,非常局部地去“制止”那些已成为批量生产的假货,根本无从谈起,我们根本无法知道源头,如何维权?除了一些比方某企业拿你的作品去做产品包装,做宣传海报之类,这个可以找他们,当然要付出时间精力和坏心情。而那些频繁地抄袭和发表,把别人的成果轻易攫取的作者,这些是关系到人品的问题,你杜绝得了吗?此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一些小商贩,他们卖这些临摹品复制品,只是在谋生而已,看到他们的生存状态,我还有点恻隐之心,真是非常复杂的心情。

《过年》/ 赵澄襄 / 广东

        张:据我所知,您的作品是比较早被制作成衍生品的,曾在《美术报》上看过您写的关于剪纸延伸的文章,很有见地,近年来不少画家剪纸家的作品都制作成衍生品了,但质量参差不齐,而销路也不是太畅通,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这些现象?

        赵:其实这方面我的经验也不多,以前是一些会议活动,主办方用我的作品制作礼品,后来是深圳一家公司找我合作,制作了丝巾、布包包、马克杯、杯垫、红包封、贴纸等,这些成品有在一些美术馆的礼品部销售。我曾在外地见过美术馆里的衍生品店,和作者交流过,都认为还是属于比较小众,销售量不太高。因为制作者的审美要求和市场有距离,还有成本和推广的诸多因素。比如一个印了我的国画《斑斓图》的骨瓷马克杯,文化人和都市白领很喜欢,一位高校校长还建议可以制作成系列,不同的作品,三个四个一套,制作要考究加精美包装盒,建议很好但很难实施,因为一精美成本就很高。曾有某旅游区希望用我的现代剪纸做雨伞,可以想象效果很好,但我担心被做成廉价的旅游品,品质无法保证,故没进一步合作。

《客之将至》/ 赵澄襄 / 广东

        我曾在文章里提到,剪纸制作衍生品应有一大一小两个方向,一个是商品和市场,即成为批量生产,投入社会;另一个是艺术家的自娱和娱人,即作为赠品传递友情。我还提到,必须强调制作衍生品的另一些问题,一是作品的原创性,不是原创就没有价值;二是要耐看,能够反复玩味,才能持久;还有,品味的把握更是重要。该探讨的问题还有很多,希望朋友们分享你们的经验。

剪纸衍生品 / 壁挂

        张:很高兴聊了这么多,我想,剪纸虽属于小众类的艺术形式,但同样需要创作者付出真诚和感情去创作,在今天,如何才能既有传承又有创新,什么是现代剪纸的生命力,面对剪纸蓬勃壮观的局面,想与您交流一下感想。

剪纸衍生品 / 布包

        赵:这个问题很好,但也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不过梳理一下,最能达成共识的是,任何好作品都是作者真实情感的表达,同时具有审美高度和鲜明个性。我崇拜吴冠中先生,认同他的艺术思想,2002 年和友人拜访吴老时,他给我谈的最多的是作品的“腔”,这看似不难理解但非常难以做到,需要有很全面的修养和眼界,有真正的热爱和情怀,即文化积累和情感积累。我今年在北京和许涿先生去拜访汉声文化工作室,台湾设计家黄永松老师谈到他们以前做“剪花娘子”库淑兰的专辑时,跟了她六年,不知多少次接触这位民间艺术家,这些原生态剪纸艺人的剪纸都与“内心”有关,内心真实的情感的表达,就是艺术的魅力。还有,不论什么画种或剪纸等工艺美术种类,特别是现代剪纸的发展,很重要的一个就是作者的创造力,这是关键的问题,是一个人的才华,不是技术可以解决的。

剪纸衍生品 / 铁板雕塑

        您曾著文谈中国剪纸的划分,即“传承型民间剪纸”、“生产型工艺剪纸”和“创新型现代剪纸”,就目前来讲,前两种的作者和作品要比现代剪纸多得多,像纯粹的美术家做剪纸的实在较少,我看过前辈大家陈志农的剪纸,是有着深厚美术修养而自由表达的作品,林曦明老师的作品也是。我认为好的现代剪纸,是鲜明的个性,艺术的美感,生活的气息,时代的精神和精湛的技艺的总和。现在剪纸的局面很繁荣,展览中巨幅作品很多,我想无论尺幅大小,上述的特点才是作品的生命力。

        很高兴与您对话,创作者经常有机会交流切磋,是大有裨益的,请多多批评指正。


 供稿 张树贤

 编辑 焦禹铭

 审稿 张   琳

 审定 王来阳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