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摘
她把花卉“画污”,竟在20世纪拍出画史最高价
发布时间:2019-07-11
 

被誉为20世纪的最伟大的艺术大师之一,

她代表了1920年代美国绘画的造诣结晶。


少女时期的 Georgia O‘Keeffe 


明明画的是花朵纹理、岩石肌理变化、

骨头轮廓、海螺螺旋等微观事物,



却幅幅都像极了,

关于女性器官,

优雅的一切特写想象?



她的画,

将复杂的简单化,

却又将该省略的用力强化。



构造出一副半抽象半写实,

极其有血有肉,

清醒中带着颓废的盛情感官诗。







Georgia O‘Keeffe(乔治亚·奥基弗),

1887年出生于美国威斯康辛州,

她的家庭以经营乳牛场为生,

生活平淡却也十分自由。



Georgia和7个兄弟姐妹共同长大,

在市政厅学校上学时,

她就展现出了绘画天赋,

跟着水彩画家Sarah Mann学习作画。


William Merritt Chase


1908年是Georgia的大学时光,

她师从伟大的油画家William Merritt Chase,


并以一副油画《无题》,

赢得了William Merritt Chase Award,

可以说是和师父学得实至名归了。


《无题》


《无题》表现了一只死亡的兔子与铜罐。

由此可见,Georgia的油画基础打得很丰满,

她独特的笔锋走向和调色风格也开始初露锋芒。





也正因为《无题》的获奖,

让Georgia被保送到了纽约上州的乔治湖区,

进入艺术学生联盟的夏令学校。



获奖同年,Georgia在参观画廊时,

遇到了她未来的先生,

也是这个画廊的主人兼摄影家,

阿尔弗雷德·史蒂格利兹(Alfred Stieglitz)。



1910年,她一度因为麻疹病,开始放弃绘画梦想,

自嘲没有做画家的觉悟,甚至自暴自弃。



消沉了2年,在这期间Georgia几乎没有画任何东西。

教育家Arthur Wesley鼓励她说:

“艺术家应善用线、色彩、面与形,

来诠释自己的理解和感觉。”




这启发了Georgia,

她开始尝试将自己的风格融入其中,

并更努力地对抗麻疹。



1915年是Georgia找到自己的画风的关键时期,

她试着用炭笔绘出一系列抽象的主题,

并结合油画、水彩基础,

赋予画作独特的感官体验。



她将“画风实验品”寄给纽约的朋友,

并让作品被引荐给了画廊主人史蒂格利兹,



他非常欣赏Georgia的绘画天份,

Georgia也逐渐开始从被知晓,

到家喻户晓。



1924年,史蒂格利兹与原来的妻子离婚,

一心与Georgia结为连理,

同年她创作出了最著名的花卉系列,

以微妙的曲线和渐层色,

组成神秘又具有生命力的构图。


《海芋》


花卉系列将Georgia,

推到绘画生涯中第一个高峰,


其中一幅《海芋》以25000美元卖出,

是当时在世艺术家画作的最高价。

奠定了她1920年代美国画家的代表性地位。



在Georgia的中晚年时期,

她来到新墨西哥州,

着迷于当地的景观、色彩和岩石。



1934年的夏季她再度到新墨西哥州时,

无意中发现幽灵牧场,

在该地画了相当多的峡谷、沙漠、荒野的作品。



在Georgia频繁来往新墨西哥州和纽约市时,

她的声望也越来越广,

荣获两个女性成就奖,

以及芝加哥艺术学院的荣誉学位,



1946年,Georgia成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所办的第一个女性画家个展,

这对女性艺术家来说,

是里程碑意义的历史时刻。



功成名就后,Georgia也没有安闲下来,

1949年她正式移居到新墨西哥州,

开始了在荒漠里独居作画的生活。



1958年到1960年间,

71岁高龄的Georgia开始了一场,

约上自己与画笔的旅行,



《云上》


著名的《云上》,

就是她在搭乘飞机时所得到的灵感。




Georgia的画融合了两种绘画基础,

水油本不相容,

但她却将油画和水彩,

混合出了一种丰腴的骨感美。



对于微观的绘画对象,

她趋向于将细节放大并模糊化,

在线中加入圆,

让画作呈现出一种非常自然的褶皱感。



而这种褶皱感,

与肉体二字遥相呼应,

让人不禁联想起女性器官,

柔软、优美而慵懒。





而对于宏观的绘画对象,

Georgia更是将一切简单化。

用苗条的绘画语言,

讲述一个富有深意的视觉故事。



这让画作拥有了平面感的雏形,

这在20世纪初是相当可贵的,

而更难的是,

Georgia还能将平面感拿捏在立体的框架中,



她的宏观画作,

简直就像一场朝圣,

能带来信仰,

亦能摧毁希望。



而贯通在作品之中的,

还是具有辨识度的褶皱感,

看似不再年轻,

却有年轻人的颓废劲儿。



颓废,不但可以用来形容她的画作,

更能概括Georgia本人。

与生俱来的厌世感,一点也不爱笑。



相关阅读